今天的心理學課
沒有上正課
老師說要再一次進行心理學的分組
由於這次外系的人變多了
外系要分兩組
原先的名單也要重新再來

被動如我自然是如坐針氈
儘管在上學期已經跟系上學弟確認過要分在同一組了
但還是有點忐忑不安
就算這樣
我還是不願從第二排走到最後一排去確認
我想著
"應該就是這樣了吧?沒什麼好變動的吧?"


在老師邊發考券的時候還大聲的告訴我們趕快去分組
那時我還翻過頭去往後看到學弟往這個方向看
"恩..他應該了解我的意思吧"
再一次的,我心理這麼想著
然後裝忙的檢討我的考券,把筆記等地方畫記上去
為了要假裝我其實是很忙所以才沒有過去的...
"等到名單分好,為了謹慎起見,還是會來問我一聲吧?"
我想著這個惱人的問題
老師開始放映這堂課的主要內容影片


影片的內容在描述有著不同障礙的年輕人
怎麼樣找出自己的一片天空
例如雖然視障但能夠聽兩三次就演奏出完整的曲目
或是無法出聲也無法看,只剩下聽力卻想成為一個作家
其中幾幕還有出現PTT很有名的張爸的兒子(在台大打球被車撞)
我非常的融入這段影片
以致於我幾乎都要忘了剛剛所想的那些事情

直到影片播完
都要下課了
學弟還是沒過來找我
"我還是去問一下好了.."
終於下定決心的我,懷著這個想法往後面走去


"學弟"
他忙著在收東西,似乎不覺得我在叫他
"學弟..關於分組的事情"
"阿?"他的表情不曉得到底算是沒有表情,還是錯愕的表情
"分組的名單是固定的嗎?"我暗示性的問著
"老師不是說名單重新排過嗎??"學弟疑惑著看著我說
"恩.."
學弟的這番話讓我不知道該如何接下去,因為他的話可以解讀成名單重新排過我沒有在名單內,或著是老師的確有說名單重新排過這件事情
靜默了一下
我很尷尬但還是要確認
"所以我還在名單內嗎?"我尷尬的笑問著
"阿..如果你想要的話可以加入阿"
學弟看起來又是一副難以理解是為難亦或害羞的神情
"恩~好~那我再跟他說"
說完我就頭也不回的大步往前走
還為了看似什麼也沒發生過
特意的拿起手機播打電話給柚子


我不曉得我到底在幹麻
我不曉得為什麼
為什麼我就是無法再敞開心胸一點
為什麼這麼畏畏縮縮
為什麼長越大好像越不會跟人溝通
為什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rneslin 的頭像
herneslin

hernes的齟齬

hernes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因為這就是人!!!!!
    你那時有打給我喔?=口=
    啥時阿...

    這種事情本來有時候就很難開口的啦~
    並不是因為你多心胸狹窄多畏縮的啦~
    所以不需要把自己想的多麼爛的啦~
    就當你知道自己必須要在開闊一點的時候
    下次就記得秀出你在手機的照片裡爽朗自信的神情吧XDD
    不過我記得你臉皮不薄阿?
  • 文藝青年
  • 有阿~就是打電話給你以後
    你就立刻問我要不要去逛街什麼的

    可是阿~你這麼說~是因為你也是屬於不會主動去找人的人吧??
    還是有那種很快就主動去找人得人阿

    手機的照片裡爽朗自信的神情吧XDD<====裡面沒有爽朗自信的神情好嗎,是爽朗自信的肉體~!

    我臉皮很薄的
    只有在周圍有我熟悉的人才會比較敢造次= ="
  • pomelo
  • 「可是阿~你這麼說~是因為你也是屬於不會主動去找人的人吧??
    還是有那種很快就主動去找人得人阿」────→這句是啥鬼= =

    我意思就只是要跟你說~別這麼悲觀嘛~OK?
    況且你都確定要修這課ㄧ學期了~
    不能改變現狀就只能改變心態囉~
    OK了啦~我相信你絕對沒問題的XDDD
  • youarebagaya
  • 也就是我們都不是會Social的那種人
    如果是我姊姊的話情況應該就完全不同了....